汉能完成MiaSolé并购,薄膜太阳能技术全球领先

汉能控股集团1月9日在北京总部正式宣布完成对MiaSolé的并购。本次并购使汉能获得全球转化率最高的铜铟镓硒(CIGS)技术,成为全球最大的薄膜太阳能企业。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的MiaSolé是全球领先的CIGS薄膜太阳能组件制造商,市值超过20亿美金,汉能控股集团作为全球化的清洁能源跨国公司服务于全球。

福布斯:李河君是中国最成功的可再生能源企业家

发布时间: Fri, 18 Oct 2013

10月16日,2013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发布会在上海举行,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以109亿美元的净资产荣登2013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4位,这也是2013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在能源领域的最高排名。 这次榜单前五名的是:王健林、宗庆后、李彦宏、李河君和马化腾。 李河君追求的“绝代之功”是其宣称的“用清洁能源改变世界”——到2020年创造一家销售收入达1万亿元的公司。“汉能做到1万亿销售额的难度相当于华为做到1千亿销售额的难度,”李河君气定神闲地说,“因为光伏薄膜行业同时兼具高科技和能源两大行业特点:高科技行业的特点是高速增长,能源行业的特点是门槛高,周期长,但需求和增长长期稳定——我们把高科技和能源同步做,相当于‘1+1=11’。” 李河君坚决否认自己闯入光伏的目的仅是为了赚钱。“汉能的团队为理想而战,盯着银子的人肯定挣不了大钱,”李河君说,“我觉得挣大钱的诀窍是不要盯着钱看,把钱当作副产品才能挣大钱,顺便把钱挣了。”但他并不否认钱的重要性。事实上,他坚信只有像汉能这样拥有强大资金实力的公司才具备做成光伏薄膜的核心竞争力。“什么是核心竞争力?告诉你也干不了——这就是核心竞争力,”李河君说得很笃定,“(做光伏薄膜)第一要有技术,第二要有银子。汉能投了300亿才刚把(薄膜)行业做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进入光伏,汉能可能至今还是一家游离于公众视野之外的“隐形公司”。成立于1994年的汉能(时名华睿集团)以能源为主营业务,由水电,跨入风电和光伏。截至今年8月,汉能宣称其水电项目权益总装机容量超过6GW(600万千瓦), 风电总装机131MW(13.1万千瓦),已投产的8大光伏基地总产能3GW(300万千瓦)。能源之外,汉能的业务还涉足贸易、高端公务航空、旅行社、教育、地产等领域。李河君称,汉能控股的总资产已经超过千亿人民币,他个人的股份超过97%,预计2013年汉能总收入将过百亿元,其中水电是目前最主要的收入和现金流来源,这也帮助他登上第一次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 民营水电帝国 李河君的家乡位于距离广州约2小时车程的河源。山水秀丽,景色宜人的河源是传统的客家人聚居地。高中时,李河君把自己的名字由“李军”改为“李河君”。“‘军’字太俗了,‘河君’让我记住自己从哪里来。”李河君这样解释。上世纪80年代中期,李河君离开家乡去北京上大学时,河源还只是一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县城,如今它已经被视为广东省最具发展潜力的城市。 汉能的能源业务已经在河源一一落户,包括东江上的第一座水电站、河源的第一个薄膜光伏制造基地以及光伏电站。“河源是汉能的延安,在这儿做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王俊娟说,言谈举止中透露出女强人作风。她曾是中国政府的一位水电经济专家,亲自参与建设了葛洲坝水电站。2000年加入汉能的前身华睿集团,已是公司的元老之一。 “从94年开始,我们只专注做一件事——清洁能源。”李河君一本正经地说。上世纪90年代正逢中国小水电站大跃进的时代。不到10年间,数万座的小水电站在中国各地的江河上建成,其中大部分是民营水电。对于水电站经济效益,中国官方两大部门各执一词:水利部坚持认为,小水电是国际公认的清洁可再生能源,有效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环保部则认为,小水电规划和管理滞后,滥占资源,造成水土流失,且破坏生态。 此后几年,从几万千瓦到几十万千瓦的水电站,李河君做了很多,但他真正让他实现突破的是2002年去云南的一次考察。云南地处长江水系上游,水力资源丰富的金沙江横穿而过,云南省政府迫切希望引入民间资本开发。李河君没有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他当即决定投资10亿元做前期考察,随后在金沙江中游规划出8座百万级千瓦的水电站。尽管那时民营资本进入百万级水电项目在中国史无前例,他一举与云南省签下了8座水电站中的6座,总装机规模达2,300多万千瓦,超过三峡水电站。 面对长达8年、累计投资超过200亿元的金安桥项目,李河君称自己不仅要稳定军心,还要抵制诱惑。团队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当时有一个分管金安桥项目的副总裁就中途跑了,他觉得肯定干不了,跟着我干肯定要坐牢。”李河君笑着回忆说。 在金安桥项目即将核准的最后阶段,三峡水电工程开发总公司询问李河君是否愿意将项目出售。“他们当时看我比较困难,说愿意出450亿买我的水电站,”李河君透露,“如果卖了,我们可以净挣300亿。”汉能公司内部董事会开始出现不同意见。“当时只有我和公司执行总裁王勇不愿意卖,其它人全部都支持卖,”李河君说,不过最终他还是说服了大家,“金安桥不能卖,这不是挣钱的事。一旦做成,我们不会缺钱,但如果卖掉,我们政治上没法交待。”2011年3月,金安桥水电站一期240万千瓦机组并网发电。 押注太阳能薄膜 尽管李河君在水电领域做得风生水起,但他隐隐感到这个周期漫长的行业对于他这个民营企业老板来说已经很难再突飞猛进。“我已经做到百万级水电站,对我个人来说水电已经没有挑战了,”李河君说,“我必须思考未来怎么走,汉能必须产业升级。2006年,身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的李河君被“意外”推举为工商联旗下新能源协会会长,协会成员包括无锡尚德、江西赛维等当时在光伏领域风头正劲的明星公司。李河君说,这个阴差阳错的差事是他在商业上实现二次转身的起点。 刚开始,习惯用度电成本思考问题的这位水电商人对光伏发电嗤之以鼻。2006年光伏发电的成本大约是每度电3元钱,而水电的成本只有每度电8分钱。“我觉得(这帮搞光伏的人)很可笑,这么高的成本还搞什么?”李河君笑着说。根据那时的预测,光伏一度电从3块钱降到1块钱大约需要30年,从1块钱降到5毛钱需要50年。不过光伏行业的现实发展却让李河君发现不是他预想中的那回事:从2006年到2009年,仅3年时间,光伏度电成本便由3元降到了1元;而又过了2年,度电成本就已经达到了0.5元。(编者注:区域、电池组件效率等因素都会对度电成本有所影响,此处数据是按实际安装中最佳效果记录。) 2008年,光伏全球安装量增长了1倍以上,2009年,在新能源商会熏陶、浸淫了3年的李河君,和当时很多中国企业家一样,决定跨入光伏。在这之前,李河君曾尝试过在风能领域发展,但没有发展起来。他发现风场的利润薄,不仅需要争夺风力资源良好的基地,还随时面临弃风限电的挑战,稍不留心就会亏损。不过更为重要的是,在风能领域,李河君看不到可以让自己急速发展的“空白点”,他已经厌倦了水电行业的漫长周期,而在光伏行业找到了他眼中的亮点:不做晶硅,做薄膜,选择了一条令整个光伏业界唏嘘的道路。 “晶硅和薄膜是黑白电(视)和彩电的关系,或者是286、386电脑与iPhone、iPad的关系。”闯入光伏后,李河君不断对外宣扬他这个饱受争议的观点。 在此前从未涉足过光伏技术的汉能,李河君特别引以为豪的是自己的“全球技术整合”战略。据他透露,汉能有一个全球并购委员会,由两个特别关键的团队组成——一个是技术组,一个是商务组,他们的工作就是全球看技术,做并购。“全球700多家光伏公司、最领先的薄膜技术都在我们的数据库里,”李河君称,他非常认定光伏发展薄膜化和柔性化的趋势,“我们选中了其中5家并购对象——只要掌握它们,全球的薄膜技术制高点就被我掌控了。结果我们买到了其中3家,另外2家倒闭了。”李河君如是说。 技术、产能和资金 李河君海外并购的三家公司全部是薄膜领域最为热门的铜铟镓硒技术(CIGS)公司,分别是德国的索利博尔公司(Solibro)、美国的米尔所勒公司(MiaSolé)以及全球太阳能源公司(Global Solar Energy)。汉能并未透露收购金额,但三家公司被收购的时间恰恰处于2012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这一全球光伏市场遭遇寒冬的时期。 在汉能全球光伏应用集团CEO陈力看来,汉能的海外收购是组建了一支“薄膜梦之队”。但这种说法遭到了业内专家的质疑。“汉能收购的三家薄膜公司虽然都做CIGS,但技术线路完全不同,要整合也不是短时间的事情。”光伏领域第三方调研机构Solarbuzz高级分析师廉锐认为。但李河君的思路是:所收购公司的技术能对接则对接,不能对接的可以“存放起来”,减少未来的竞争对手。 “我们此前的目标是2GW产能,2条技术线路,但最后的结果是我们做到了3GW产能,7条技术线路。”李河君颇为满意地说。然而,外界对于汉能宣称的3GW产能却充满质疑:除了广东河源和四川双流,汉能大多数基地都处于停产状态。汉能表示,2013年就将实现约500MW的电池组产量和发电安装量。 “光伏有个毛病,从投产,到达产,再到满产,需要一年半甚至更长时间,装备需要不断调试以达到转化率,”李河君解释说,“此外,去年受到欧美光伏‘双反’的影响,订单也难以释放。” 在汉能集团眼中:设备开始生产第一片电池即可称为投产——所以说汉能8大基地的3GW产能已经投产。预计2014年能实现满负荷生产,并且产能会继续增加。 更多的外界质疑源于汉能的资金来源和资金链条。由汉能官方提供的数据表明,截至2012年11月,汉能对8大已投产基地的总投资已经超过260亿人民币,这些并不包括汉能在海外收购所投入的资金以及保留海外公司团队和持续研发所需要的费用。保守估计,自2009年进入光伏领域以来,李河君在薄膜领域的投资已经超过300亿人民币。 “汉能的水电业务每年可以为集团贡献40多亿元的现金流。”李河君称水电项目是汉能最为稳定的“印钞机”。然而,占汉能水电业务的一半装机量的金安桥水电站从2011年才开始并网发电,并且水电站投入的200多亿元项目投资仍然处于银行的长期还贷项目中。由此看来,这一收入相对于数百亿的光伏投资来说,仍然仅仅是几分之一。 汉能控股的资金主要来自于自有资金、项目贷款及其融资,但汉能拒绝透露三者的比例。汉能方面透露:在中游光伏基地建设中,汉能使用的是自有资金和银行贷款;下游光伏电站的开发中,2011年11月汉能得到了国家开发银行300亿人民币的授信额度。而实际上,汉能资金的另一渠道是负责其上游装备的上市公司——汉能太阳能集团。今年9月,上市公司宣布以3.5亿元收购汉能控股掌控的米尔所勒公司的CIGS技术;9月底,汉能太阳能公告称关联公司汉能集团仍拖欠其工程款20.92亿元逾期未还,随后公告称将分期到今年底前还清。 对李河君的“绝代之功”来说,3GW仅仅是开始。2014年汉能计划在目前硅基薄膜产能的基础上,再投资80到100亿元,建立GW级产能的铜铟镓硒国产化产线,而他的远期目标是到2020年将光伏薄膜做到10GW产能,同时打造3个世界500强企业。


关键词: 汉能, 汉能并购, 李河君, 太阳能, 光伏
 
Arra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