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完成MiaSolé并购,薄膜太阳能技术全球领先

汉能控股集团1月9日在北京总部正式宣布完成对MiaSolé的并购。本次并购使汉能获得全球转化率最高的铜铟镓硒(CIGS)技术,成为全球最大的薄膜太阳能企业。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的MiaSolé是全球领先的CIGS薄膜太阳能组件制造商,市值超过20亿美金,汉能控股集团作为全球化的清洁能源跨国公司服务于全球。

光伏革命突破在即中国有望领先

发布时间: Wed, 27 Aug 2014

青岛市市北区同德路夹岭沟小区9号楼上,9块蓝色的太阳能电池板分两组向阳而立,在周围各种太阳能热水器中显得十分抢眼。这是该楼居民徐鹏飞的家庭小“发电厂”,在2012年12月21日并网之后的半年里就已开始为他“赚钱”了。

事实上,这只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国内分布式光伏快速升温的一个缩影,“人人开发能源、人人控制能源、人人享有能源、人人获益能源,人人成为能源的主人……”美国趋势学家里夫金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所描绘的这一宏伟蓝图正有望在中国从案头走向现实。

2013年于中国光伏业,既是多事之秋,又是涅槃之年。这一年,产能过剩的痼疾依然缠绕着国内光伏行业,投资界已渐渐失去内心,企业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不断,而来自外部的欧美“双反”事件,更加剧了行业恶化。

而也就在这一年,光伏开始被大多数老百姓所熟悉,进而深入到家庭成为中国经济生活中的热词。这主要得益于一系列扶持政策的出台,2013年也因此被光伏行业成为“政策年”。

2013年7月15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将光伏产业发展提升到国家层面进行讨论,出台了《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该文件提出“光伏产业是全球能源科技和产业的重要发展方向,是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朝阳产业,也是我国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意见》明确指出,“我国光伏产业当前遇到的问题和困难,既是对产业发展的挑战,也是促进产业调整升级的契机”。

此后,国家能源局、财政部、工信部、国家电网、国开行均出台了各类方案细则,并给出之前光伏行业发展中所遭遇过的各类瓶颈的解决途径。这些政策多达十余项,且不包含更为细化的各类细则。

“相比过往的零敲碎打,政府对光伏产业扶持的决心与力度都远超行业预期。尤其是对光伏电站的发展给了政策上的保证,而且工信部对制造业的准入制定了门槛,通过调整产能过剩,鼓励兼并重组,有规模有竞争力的企业对市场的占有比例逐步增大。随着国内市场需求加大、价格逐渐回升,整个光伏制造业情况好转,一些骨干企业生产线已经满产。”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3年中国光伏发电开始走向健康发展之路。

其中,分布式光伏被列为发展重心。《意见》提出2013至2015年,年均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1000万千瓦左右,到2015年总装机容量达到3500万千瓦 以 上 , 其 中 分 布 式 的 比 例 要 占 到60%。国家发改委在2013年8月发布的《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明确了“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电价补贴标准被定为每千瓦时0 .42元”,国家能源局11月份发布了《关于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这些规定让国内的分布式市场实质性得以启动。

根据相关部委发布的统计数据,2013年全年国内新增光伏装机超过8000兆瓦,其中大型电站超过6000兆瓦,分布式光伏装机则约2000兆瓦。

这一升温的趋势在2014年则更为明显。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提高非化石能源发电比重,发展智能电网和分布式能源,鼓励发展风能、太阳能。”

国家能源局敲定今年国内光伏新增装 机1400万 千 瓦 , 其 中 分 布 式 占 比60%,为840万千瓦,对个人建设的分布式光伏项目持鼓励态度,可以额外申请规模指标。

屋顶光伏,曾经被视为欧洲小镇的风景线,如今在中国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很多企业已经着手对稀缺的屋顶资源“跑马圈地”,从上海到新疆,从工业厂房、大卖场到居民楼,“淘金者们”甚至坐在屏幕前用最原始的“百度地图”逐个城市排查,不放走任何一个希望。

而分布式恰恰是里夫金第三次工业革命核心理念的关键,即改变过去能源供给集中生产、集中长距离输送、分散使用的状况,从而根据太阳能和风能的特点,实现每个建筑、每片适宜的土地都分散生产、就地使用。里夫金由此引申指出,这种分布式能源带来的经济民主、社会扁平化管理的影响是很多方面的。

“发展分布式电源主要还是光伏,有人甚至预测到本世纪末,光伏发电将会占到整个发电量的60%,所以光伏前景是非常明朗的。”孟宪淦预测道。

而在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会长、汉能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看来,光伏产业不仅仅只是发展起来的新兴产业,更是中国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领先的一个重要基础,“中国有着发展光伏的天然优势”。

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市场。他给记者算了笔账,光伏建筑一体化市场的潜在直接规模约达到10万亿元,相当于我国汽车工业的3至5倍,间接拉动经济增长规模可达30万亿元。

这只是冰山一角。“到2035年,清洁能源将占全球一次能源利用总量的50%,现在中国的太阳能装机容量只有8.2G W ,可以想象这个市场有多广阔、潜力有多大。”在李河君的构想中,未来光伏就会像互联网一样进入千家万户。如今的汉能,确实也在这样做,已开始与房地产、家居、汽车等行业企业合作。

对于社会各界对太阳能的一些怀疑和质疑,李河君说,这些质疑无外乎转化率低、成本高、生产过程中耗能耗材多、波动性大等。实际上,上述问题正在迅速解决。现在,薄膜电池光电转化率已经达到10%至20%,是传统能源的十几倍,未来可以达到几十倍。

与此同时,硅片以及光伏组件的生产成本也在逐步下降。据孟宪淦介绍,1976年中国刚开始生产太阳能电池的时候,组件每瓦的售价为400元,而现在的售价则为4元。从成本来看,作为主要原料的硅片价格从从每公斤400-500美元,下降到了14-15美元之间,2013年中国部分光伏制造企业组件成本已经到了每瓦2.85元。

根据N PD Solarbuzz研究报告,一线垂直一体化太阳能光伏硅片厂商预计将于2014年将硅片平均生产成本再降6%,达到创纪录的0 .20美元/瓦。而自2008年以来,太阳能光伏硅片的生产成本(含硅料及硅片)每年下降16%以上。

“随着技术的提高和成本的降低,预计在2020年左右,中国光伏发电就会实现平价上网,就不再靠国家的补贴,而直接进入市场机制的发展。”孟宪淦判断。

当然,光伏发电尤其是分布式光伏发电仍然存在着一些融资等障碍。首先,优质的可以用作分布式光伏安装的屋顶依然是稀缺资源,分布式光伏电站开发商会担心屋顶拥有者在25年内的存续性;其次,分布式光伏电站融资渠道单一,主要来自于银行贷款,融资依然很困难;第三,目前分布式光伏商业模式单一,采取的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在执行过程中,各个利益方存在争议,发展面临一定的困难。

孟宪淦认为,应该探索多元化的融资渠道,例如民间资本、证券债券市场。同时进一步完善光伏相关政策,比如将来可以按度电收益来核算补贴,这样就扩大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应用范围。此外,可以引入商业保险机制、市场机制来进行电站运行维护管理。

近日在“两会”上,民建中央也就此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大力发展分布式光伏发电的提案》,建议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一方面破除地方保护主义,使优质企业真正能利用自身资金、技术等优势以市场的手段获取屋顶资源。另一方面加强政府监管,明确规定如在一定时限内不开工建设即收回屋顶,同时严格执行国家能源局规定,“自备案之日起两年内未建成投产的,在年度指导规模中取消,并同时取消享受国家资金补贴的资格”。制定分布式光伏安装标准和从业资格认证,严厉打击以恶性竞争为手段圈屋顶、占资源的不良企业。

李河君在“两会”期间针对分布式光伏的发展也做了提案,他建议中央政府完善度电补贴政策,免除光伏发电企业的一切税收和行政事业收费,地方政府要积极配合中央政府加大补贴力度。

关键词: 光伏 汉能 契机 屋顶光伏 李河君
 
Array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