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能完成MiaSolé并购,薄膜太阳能技术全球领先

汉能控股集团1月9日在北京总部正式宣布完成对MiaSolé的并购。本次并购使汉能获得全球转化率最高的铜铟镓硒(CIGS)技术,成为全球最大的薄膜太阳能企业。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的MiaSolé是全球领先的CIGS薄膜太阳能组件制造商,市值超过20亿美金,汉能控股集团作为全球化的清洁能源跨国公司服务于全球。

李河君的万亿大场面 专访高端领袖对话

发布时间: Wed, 27 Aug 2014

疯狂?还是理性一直干一件事 《英才》:我们最近也采访过一些火电企业的老总,他们认为火电的主流地位至少30年是不会变的。你怎么看光伏等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的时间点? 李河君:或许,只有来临的时候,他们才会相信。我认为首先光伏替代火电的时代已经来临,但什么时候能替代掉,全部用太阳能,不好说,也许30年、50年,也许只要20年。另外,要建一个300万千瓦规模的水电站或者核电站,需要8年时间,而一个光伏电站8个月就能完成,建设速度是水电核电的十倍。 能源革命的核心内容之一就是人类利用太阳能的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燃烧间接取得能量到直接取得能量,这是很重要的一个事情。也许30年、50年以后,人类能源不断不会短缺,还可能会过剩。 《英才》:你是2006年开始关注光伏领域的,恰巧那一年,美国第一太阳能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一年内股价上涨了888%,这是否也是刺激你进入光伏的一个原因? 李河君:坦承地讲,2006年时,我对太阳能一窍不通,后来当上新能源商会会长,才开始做研究,有3年多的时间。起初,我很不看好光伏,因为水电成本1毛钱,太阳能3块钱,我常笑他们搞什么名堂。但太阳能发电成本从3块钱降到1块钱,只用了三年时间。 我真正动手做薄膜电池是在2009年,一上手就是2GW,那时候国内最大的薄膜电池企业也才25MW,相差80倍。一些业内人士和媒体都笑我们,有条件上规模做多晶硅却做薄膜。第一太阳能是美国光伏业的王牌公司,奥巴马到哪都带着这个公司,大股东是沃尔玛。他们干了8年,2GW的产能。我们利用非常短的时间超越了他们,今年底汉能就达到3GW的产能了,而且我们铜铟镓硒(CIGS)的转化率也超越了他们。 《英才》:这几年,全国各地一窝蜂的投建光伏,市场也出现了剧烈的变化,汉能没有考虑过尝试其他产业? 李河君:从1996年到现在,我们一直干一件事,就是清洁能源,从没变过。从水电、风电到光伏第二代、第三代,其实也是我们的产业战略升级的过程。汉能和这个行业里的很多企业不同,这是我们的老本行,只是我们在原来的水电、风电业务基础上,扩大了光伏业务品种。 不是有钱就能做 《英才》:汉能进入光伏领域后,选择了一个门槛更高的技术路线,但薄膜电池技术也并不算成熟和完美,为什么这么确定薄膜一定能够替代晶硅? 李河君:做企业,企业家的战略方向是非常重要的。我是学工科机械工程的,对技术理解非常快。汉能研究了3年,才选择了薄膜路线。薄膜生产过程中低能耗,无污染,能做成半透明和柔性电池,易与建筑一体化结合,因此特别适合拓展分布式、自给式应用。现在整个世界的技术有一个趋势,就是变得“更轻更薄”。所以我觉得,在太阳能领域,薄膜也会是最终大趋势。 第一太阳能也做薄膜,他们的碲化镉技术门槛很高,它大规模远离城市发电是没有问题的,但镉对环境的污染是非常严重的,现实情况也证明这个技术路线的巨大风险。汉能走的薄膜路线,包括以硅基为基础的薄膜,包括铜铟镓硒(CIGS),几乎零污染。当时没人看好这个路线,现在业内看来却变成了主流路线。其实,对这个行业的理解特别重要,不是有钱就能做。 《英才》:你有一个比喻是说晶硅电池就像是CRT电视,薄膜是液晶电视。其实,在彩电行业里面,中国企业在技术上一直是跟随战略。在光伏技术上,我们会不会也跟着别人走? 李河君:其实,我在无数次的演讲中都讲过了,中国光伏产业的技术不比美国人差,甚至我们核心技术比美国都强,连美国能源部长也承认这点。另外,光伏产业是需要制造业为基础的,这点美国很难跟我们比。我们的问题是产业化程度没有人家好。 其实,新能源行业的核心技术并不在美国,而主要是在德国。欧债危机愈发严重,现在大部分光伏企业都不死不活的,所以现在汉能一面做研发,一面大量收购国际技术。两个结合,嫁接升级。

补贴的市场没前途 《英才》:现在汉能的硅基薄膜电池光电转化率是10%,但多晶硅电池的转化率可以达到17%。转化率低,如何赚钱? 李河君:这是个伪命题。很多人不太了解,发电最终归结到每度电成本多少钱,也就是每瓦造价。例如,我们的薄膜电池每瓦成本可以做到只有50美分,多晶硅现在大概是70-80美分,我们大概便宜30%-40%左右。 现在水电每千瓦造价大致在1.2万元人民币,太阳能的每千瓦造价现在也是1万元左右,但太阳能平均发电时数只有1300小时,水电可以达到4000小时。当然,太阳能的转化率会越来越高,所以每瓦成本还会下降。 《英才》:新能源市场有个现象,政府政策一出台,就会带动一轮投资。现在的这个市场,比如光伏产业,到底是政策驱动效应明显,还是市场本身的增长更明显? 李河君:中国的新能源产业政策非常不到位,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也正在做调研。我们都知道,现在新能源有很多靠补贴,但补贴的目的是为了将来不用补贴,要光伏发电平价上网,老百姓都能用到,这是根本。永远补贴的市场肯定没有前途。欧洲明年下半年新能源就平价上网了,我们要到2020年才平价上网。整个行业还是受制于政策。 最坏的情况自产自用 《英才》:在新能源“十二五”规划中,分布式光伏发电被摆在了一个重要的发展内容上。不少人看好光伏建筑一体化的市场前景,那么现在推进光伏建筑一体化的主要瓶颈在哪儿? 李河君:有很多,电网就是非常难搞的一件事。光伏建筑一体化也需要电网,只是说对电网的需求低一些,只要允许自发自用就行,不够用了再买电网的电,这个应该能做到。但如果自发电要上网,对冲电量、按净电量结算,就需要电网改革,允许大量新能源上网,这个思路非常好,但电网不解决,谁也弄不了。要么就是解决储能技术,不需要上网,全部独立式发电。当储能没解决的时候还需要电网。 《英才》:这是否会像新能源汽车一样,理论上有一个很好的前景,但实际上市场和预期之间有巨大的差距。你也说汉能真正的挑战是在明年,那如果这个预期的挑战和实际的发展节点并不统一会怎样? 李河君:有可能。因为新能源替代传统能源的时间点来了,但提速有多快,会不会出现阶段性的倒退,在现在的大环境下,都有可能存在。那就小打小闹也行,也将是几百亿的市场。 我的判断会不会太乐观呢?在德国,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要提升到20%,这个量就已经非常大了。我们觉得新能源汽车在中国还是很遥远的事情,可人家都已经开始玩光伏飞机了。 当然,我们有很多客观原因,我们的光伏产品都卖给国外了,挣钱快;另一方面政府对这块的支持没上来。我们最坏的情况也就是自己生产自己用,发电卖电,这是我的老本行。 缺乏如何停止 《英才》:汉能在光伏领域已经投资了300个亿,但其实对于大型国企来说,只要他们重心放在这个领域上,未来薄膜电池竞争也许会很激烈? 李河君:新能源领域变化很快,国企应对市场的能力弱,决策的可持续性也不太具备,钱多只是若干个成功因素里的一个,所以他们很难干。面对这个市场,我非常有自信。 《英才》:你是一个强势的人,也是企业的最核心。但这是否也意味着,你的决策失误,没有人能够纠正得了? 李河君:随着汉能的成长,企业的决策机制会越来越规范。决策到我这里的时候,可能已经有若干个意见出来了。一个企业家的判断力,在于所有信息对称的时候,准确率会很高,他判断错误在于信息不对称,比如最坏的状况他并不知道。 《英才》:你们的企业文化里有一句是“汉能没有不可能”,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以前所说的“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你的想法会不会过于主观了? 李河君:其实,这是指一种创新的理念,并不是要脱离实际。这就是告诉人一种精神:做事的时候,不要什么事还没干就先说不可能。其实,对于我们这些企业家来说,进取心并不缺乏,否则也不会走到今天。缺乏的是如何停止,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汉能在外界看来做事比较疯狂,但这是不同的阶段,我觉得很理性。


关键词: 英才 太阳能 光伏 李河君
 
Array ( )